中美谈判前瞻 进口400亿美元能源产品能否排雷贸易战

字号:

2018-05-31来源:新浪财经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教授专访

  中美谈判前瞻 进口400亿美元能源产品能否排雷贸易战?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教授专访

  内容摘要:如果双方都努力实现,那么每年从美国进口400亿美元的能源产品是可以实现的。

  1、进口最主要的是天然气,其次是甲醇、乙醇,页岩油进口量不会大。

  2、当前美国就算想对我们扩大出口,也缺乏有效的运输工具。

  3、虽然路途遥远运费高,但是从美国进口天然气在经济上是可行的。

  4、多元化进口有利于优化我国能源结构,现在马上就能增加的,实际上是煤炭进口,因为运输比较容易。

  要点一、非化石能源均具潜力 但重点关注天然气

  新浪财经:在这次中美贸易协商达成共识之后,美国主要会向中国出口哪些能源产品呢?

  董秀成教授:最重要的几类化石能源产品包括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其中天然气是最有可能大规模进口的。

图为美国油气出口历史趋势和预期发展(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油气出口历史趋势和预期发展(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要点二、美国增加能源出口能否实现?船运管输孰优孰劣

  新浪财经:对于这些产品,您认为美国的出口潜力如何?

  董秀成教授:

  煤炭进口将少量增加

  首先谈煤炭。煤炭对中国的出口量是比较小的,但是目前来看是存在的。2017年1月至7月美国出口煤炭5190万吨,其中出口到中国共403万吨。中国从美国的煤炭进口占中国煤炭进口总量的2%,可见进口规模比较小。美国煤炭计入船运费用的成本约在每吨83.2美元。我认为煤炭将来不会成为中美能源贸易的主流,因为煤炭本身从生态和环保角度来说不具有优势,它对环境的污染比较严重。美国对中国出口煤炭也应该强调优质煤,中国方面也需要进口高质量的煤。其次,中国本身是个煤炭大国,不仅可以实现煤炭的自给自足,还要限制产能。所以我认为煤炭不太可能成为未来美国对中国能源出口的主流,虽然也不排除每年会有一定的出口量。

  石油进口不会大规模开展

  第二类产品就是石油。石油包括原油和油品。去年中国有从美国进口的原油,最近几年进口的增长速度也较快,但是美国自身是净进口国,目前还没有完全实现原油自给自足。所以总体来说,美国具有一定的出口潜力,但这个潜力不太大,未来不太可能大规模地向中国出口原油。

图为美国石油进口历史趋势和未来预测,可见美国仍然是一个石油净进口国(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石油进口历史趋势和未来预测,可见美国仍然是一个石油净进口国(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原油产量历史和预期曲线图(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原油产量历史和预期曲线图(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对于油品,我们国内的油品供应很丰裕,现在基本上处于过剩状态。不过其他的一些小产品,比如液化石油气(LPG)的进口预计还会持续。从17年的数据来看,中国进口LPG占据总进口的比重大约是20%,这个比重还是可观的。因此,美国的LPG和一些其他化工产品对于中国来说还是有出口潜力的。

  天然气最具有出口潜力

  接下来就是天然气了。我认为中美能源贸易的重中之重,影响中美能源贸易发展的主要因素就是天然气。在美国向中国出口的所有能源中,我认为天然气是影响最大的。中国是一个大天然气进口大国,2017年从美国进口的占比是2%。虽然这个数字还很小,但我们现在主要分析以后的潜力。为什么美国天然气出口潜力大呢?因为美国的天然气净出口和天然气的产能正在迅速上升。尤其是页岩革命以后,美国需要寻求市场,除了中国以外也包括往欧洲和亚太地区输送,所以这个出口潜力还是存在的。

图为美国能源产量历史和预期曲线图(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能源产量历史和预期曲线图(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非化石能源出口存在可能性

  美国的非化石能源也是值得观察的,但是要想实现大规模向中国出口比较困难。因为美国在全世界生物质能源比较发达,所以我们可以关注乙醇。我国也在推广乙醇汽油,并且我国乙醇产能不够,而美国乙醇产量大,所以乙醇很有可能成为出口中国的产品。

  中美能源技术合作关系或取得进展

  最后我认为美国对中国出口技术类的产品(能源技术)也是有可能的。比如非常规能源开发技术(页岩油和页岩气)、智能电网等等。这些出口对中国都充满了吸引力,中美在这些领域有可能形成贸易合作关系。

  新浪财经:会从哪些地区出口?美国会通过什么运输渠道将资源输送给中国?

  董秀成教授:天然气和石油一般有两种运输方式:一种是管道运输;另一种就是海运。考虑到美国距中国路途远而且跨洋过海,管道运输不可能实现。从美国进口的所有能源产品的输送基本上都是通过海运,而管输的可能性没有。煤炭的船运是比较成型的,一般港口都可以实现,而油是用油轮作为载体,通过专用码头完成贸易。中国有诸多专门进口油的码头,因此石油进口贸易也不存在设施障碍。天然气出口也可以通过船运液化天然气实现,且通常都是用专用的码头装船,然后运到中国的LNG接收码头。

  要点三、千帆竞发造就进口多元化 美国油气优势在哪里?

  新浪财经:通过这次扩大对中国的能源产品出口量,美国能否达到消减贸易逆差的目标呢?

  董秀成教授:所谓贸易,不仅依靠于政府扶持,而且具有商业性。中美这次协商达成增加能源贸易的共识,最终的落实还要取决于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商业行为。而这其中涉及一系列情况,具有较大的复杂性和多变性。中美这次发生贸易摩擦,所谓的引子就是美国对中国存在贸易逆差。而通过能源贸易,是否可以实现逆差扭转或大幅度减少逆差,确实具有一系列不确定性,需要未来双方继续努力。

  中美双方意愿积极,美国天然气生产能力不成问题,但天然气液化生产能力相对落后

  政治层面来说,中美双方都有积极的意愿:中国愿意多进口,美国愿意多出口,这是一种外交方面的意愿。但值得注意的是,第一,美国向中国输送的能力到底有多大。这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天然气的生产能力。关于生产能力,我现在不太担心。长期来说,美国天然气产能不存在大的问题。第二,液化生产能力。美国在这方面就比较落后了。因为过去美国长期进口天然气,而美国的商业利益理念就是既然不需要,那就不去建造了。然而现今,美国却面临要加大出口量的情况,所以美国要加大力度建造LNG工厂来对天然气进行液化。在这方面美国相对落后。虽然这几年正在加速发展,但需要资金和时间的投入。美国企业首先要考虑融资方面有没有问题,是否应该引入外资等。中国企业在资金上可能会提供支持,但这依然需要时间和规模。这是一个不确定性。

图为美国天然气产量将持续增加(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天然气产量将持续增加(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LNG码头建设迫在眉睫

  第二个不确定性就是专用的码头(LNG终端)。码头的建设也是很重要的。在天然气液化之后,要想成功地装上船进行运输,就需要专用码头。美国现在虽然有天然气专用码头,但是数量少,而且规模也比较小。比如现有的码头仅仅分布在阿拉斯加、路易斯安那和马里兰,数量很少。目前,美国正在加快LNG专用码头建设,当然并不只是为了中国而建,后续也可以为向欧洲以及亚洲其他国家或地区输送天然气。然而修建更多的码头需要资金和时间,需要与未来天然气客户对接。

  美国天然气虽然运送路途远,成本高,但将具有一定价格竞争力

  第三个不确定因素就是美国能源产品的竞争性。我们国家进口天然气相对来说比较多元化,管道气从中亚(主要是土库曼斯坦)、缅甸、俄罗斯每年的输送量都很大,而且东南沿海基本上都有LNG进口专用码头的布局,所以目前可以实现我国需求的天然气供应方是很多的。因此美国的天然气出口到我国,需要有价格竞争力,要有条件和其他国家的价格相抗衡。目前,在全球天然气三大市场(美洲、欧洲、亚洲市场)中,美洲市场的价格是最低的,亚洲市场的价格最高,而欧洲市场介于两者之间。

图为美国原油和天然气产量与油价关系(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原油和天然气产量与油价关系(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美国天然气出口我国的劣势在哪里呢?——主要是距离太远。从东南亚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可能几天就运到了,从中东和澳大利亚进口需要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但从美国运来,我预计至少得一个月的时间。这是从时间层面上来说。从距离上来说,因为路途远,运输成本会大幅度上升。能不能和中亚、缅甸、俄罗斯比;能不能和澳大利亚、卡塔尔、伊朗相竞争,都是不确定的重要因素。不过我个人判断,由于美国天然气成本低,对于向我国出口应该具有一定竞争性。尽管运输成本高,但美国一个天然气成本和当地价格较低,在美国著名的亨利枢纽交易形成的价格非常低,每立方米折合人民币大约只有几毛钱。我国现在从别的国家进口天然气的到岸或边境价格差不多是每立方米两块钱人民币左右。如果按照美国亨利枢纽的天然气价格为基础,加上一定的液化费用和美国国内运费,再加上海运费用,估计到达中国的到岸价格差不多也就是这个价位,不会比其他国家高,甚至还可能低一些。

图为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历史数据和预测(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历史数据和预测(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中国天然气管网互联互通尚不完善将成为制约因素

  刚才是从美国的角度来分析。现在我们再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中国的需求是很强的,但是从美国进口也受到一些客观条件的限制。

  第一个条件是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权衡,政治不是决定贸易关系的决定性因素。作为消费者,我们本着哪里便宜从哪里进口的理念,就像所有的商业交易,价格便宜我就愿意要。

  第二个条件是我国的基础设施。比如互联互通这方面,我国的管网就不像美国管网一样全国畅通,四通八达,东进西出也没有任何问题。中国目前还没有这个条件。举个例子,比如我从一个地方进口了液化天然气,而天然气进来以后就输进管道。

  可能某一个地段的管道饱和了,那么在那一个地区就充裕,而在另外一个地区却稀缺,这种情况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所以基础设施不能互联互通是影响进口能力的重要因素。当然,目前液化天然气进口终端饱和率比较低,这很大程度上和天然气体制有关,少数几家大型企业控制进口终端设施,而且彼此之间不能互联互通。

  再加上全国天然气管网不健全,没有形成网络,这才造成局部地区“气荒”发生,但同时有不能借助国际市场迅速进口天然气。这种体制性的障碍也会制约大规模进口天然气。

  此外,从美国进口了天然气之后放在哪里,往哪里消耗,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如果管网全国联通,那么局部缺气也就不存在了。我个人认为,在这些条件的约束下,短期内中美之间形成大的能源贸易规模可能性不大。

图为美国向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出口天然气的历史和预期数额(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图为美国向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出口天然气的历史和预期数额(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美国对中国的能源出口几年内或达到200-400亿美元

  现在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油气规模按现行价格是大概不到100亿美元,如果再加上煤炭,这个总额大概是100多个亿美元。以上这些不确定性因素的解决都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未来美国对中国的能源出口规模,我个人推测很难超过500个亿美元。或许经过几年的努力,总额能达到200-400亿之间,但是要想超过500亿还是非常困难的。

  要点四、 增加从美国的液化气进口对中国有何影响?进口多元化与合作友谊需统筹兼顾

  新浪财经:增加从美国的液化气进口,对中国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董秀成教授:

  促进中国进口多元化,降低进口成本,推动能源转型

  第一个方面是如果增加从美国的天然气进口,我国的进口格局将会发生改变,能源进口会进一步多元化,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因为多元化意味着更加安全。第二个方面是,从美国进口天然气也符合我国长远经济发展理念和经济战略。天然气相对来说更加清洁,能够帮助我国节能减排,保护生态环境,实现能源结构调整和能源转型。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益的局面。

  中国能源的供应方多,取舍需要权衡

  不过增加了从美国的进口,可能会带来一个地缘政治的问题。因为我们同中亚、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存在长期合作关系,如果我们的消费能力没有那么大,那么必然出现一个取舍问题。从哪儿多进口一点,从哪儿少进口一点,这个实际上也是会影响政治格局的。处理这个问题就需要运用智慧,如果处理得好,可以降低进口成本,而处理得不好就容易影响政治关系。这一点也是我们需要警惕的。一方面强调多元化,另一方面也要同时注意同其他国家的合作关系。

延伸阅读
13.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