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财经
独家专访管清友:高房价本质上是收入分配问题

字号:

2018-06-01来源:搜狐财经

现在买不起房,你就多买两套”,博鳌论坛上管清友的发言一度登上了热搜。房产占据着中国居民资产配置的70%,房价自然是高堂雅室、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近日,《陆家嘴》杂志就房地产热点问题独家专访了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管老师一一作了专业回答,回答一如既往地金句迭出,干货满满……

以下为采访实录:

“抢人”是变相去库存

《陆家嘴》:博鳌论坛发言在网上走红,有什么感受?

管清友:“如果你现在买不起,就多买两套”原话不是我说的,是十几年前北大一位非常著名的教授跟他的学生讲的,我只是引用。网上评论分成了支持和谩骂的两派,但我无所谓,我说的是实话。澄清一下,有人说我给开发商代言,我没给任何开发商代言,没收过一分钱。

《陆家嘴》:2017年以来,全国掀起新一轮“人才争夺战”,武汉、西安、成都、天津等城市在户口、住房、创业等方面提出优惠条件吸引人才,您认为背后有哪些原因、折射出哪些焦虑?

管清友我觉得“抢人”这个事是一举两得:第一,现在人才步入存量时代,人才是城市发展最稀缺的核心资源,不管是一二线城市还是三四线,都必须留住人才,同时吸引更多的人才,这是一场存量的博弈,不进则退;第二,通过抢人优惠条件实际上变相地松动房地产市场,“抢人”增加了房地产的需求,也是一种变相去库存

《陆家嘴》:有些年轻人工作还没几年就打算买房,甚至还掏空父母积蓄举债买房,你支持么?

管清友:现在哪个人买房不是这样?掏空积蓄的说法听起来很刺耳,其实是让你走在了同时代人的前面。

房产税不是打压房价的信号

《陆家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您预估房地产税征收的难度、速度、力度将会怎样?

管清友难度很大,速度很慢,力度很温柔。我们住房的所有制类型很多,央产房、房改房、两限房、小产权房,谁去测量?谁去评估?是第三方还是税务局?其次我们早就有房产税,50年代开始就有房产税。第三,很多人把开征房产税当成打压房价、让房价下跌的举措,这完全弄错了,房产税是地方税种,是地方给当地提供更好服务的财政基础,你不能把它当成一个打压房价的信号。

《陆家嘴》:您认为高房价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管清友:像15年、16年,按照名义价格,房价有很大的涨幅,背后有货币供应量增速过快、影子银行膨胀、资产配置没有出路、土地供应有限等等原因,但问题症结究竟在哪呢?

归根结底,房价问题是一个收入分配问题,我们目前的收入分配差距太大了,以致于让中产及以下的阶层感觉到购房遥遥无期,对于高收入或高财富占有的群体来说,房价并不高,但是这些人是没有声音的。房价问题没有理想状态,政府的着力点应该放在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上。

目前来看,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城市,一般工薪阶层想买套房都很难,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我也觉得房价挺贵的。

中国不会出现日本式崩盘

《陆家嘴》:刚才提到货币供应量是房价上涨的源头之一,如今这一数据屡创新低,是否预示着房地产泡沫已到尽头?

管清友:不动产作为重要的资产,直接受到货币供应量的影响,如果未来货币供应量增速减缓,房价将趋于平稳或略有下降,但中国不会出现日本式的崩盘。很多人认为如果出现日本的情况就能买得起房,他恰恰想错了,如果资产价格崩塌,收入会大幅缩水,就业机会大幅减少,怎么可能会买得起房。

《陆家嘴》:有人认为2020年由于限购人群的达标、新一波供需对接、开发商的财务压力,楼市将会迎来小阳春,从长期来看,一二三线城市房价将如何演变?

管清友:我不评价房地产具体的周期波动。目前来说,我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还有20年的发展时间因为需求太大了,没买房的要买,买了房的还需要改善。房价我不敢说永远涨,肯定有波动,但总体上需求还是很旺盛,供给端就算土地市场完全放开,不管掌握在政府手里还是私人手里,土地都很贵。

《陆家嘴》:过去一年,三四线城市由于一二线限购、棚改货币化,房价出现翻番的现象,但由于缺乏人口与产业支撑,房价似乎站在了短期的高点,您认为三四线城市是否还有投资价值?

管清友:很多人从技术上找原因,例如棚改、PSL,我觉得主要还是改善居住环境的需求,在县城住的人想要换套房子,从筒子楼换到比较好的小区,农村的人要在县城买一套房子,可能县城现在都破万了,很多人看不懂,但需求在这。

三四线城市,如果是自己住的话,该买就买;如果是投资,那你小心一点,因为有一些地方涨得确实过快。

有些很好的县城,房价一万块钱,两年以后你会觉得不贵,你自己买房子应该知道,2015年上半年我劝一些年轻的同事在一线城市买房,我当时就判断房价要涨。

长效机制是实现“居者有其所”

《陆家嘴》:在限购限贷政策的大环境下,由于新房价格被人为压低,一二手房价格倒挂,您认为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保证“房住不炒”需要从哪方面下手?

管清友:限价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本来5万块钱的东西,卖3万5你会不会去排队?有关系的找关系、寻租,没有关系排队,计划经济不就是这样么?长效机制就是真正实现“居者有其所”,委托开发商、鼓励开发商帮政府建这样的限价楼盘,然后发“房屋券”,达到一定条件,我给你个券,你在北京住也行,来上海住也行,往贵州住也行,而我们国家的难度在于什么?区域发展极不均衡。

《陆家嘴》:在实现“居者有其所”方面,有关部门也推出了共有产权等一系列新政,您是否看好?

管清友:共有产权是你和政府一起70年产权,你35年产权,假定70年产权100块钱,你花60块钱买35年产权,看起来你花得少了,但是乘上2,等于花了120块买70年产权,而且流动性不好,所以我并不是很看好共有产权。

房价问题核心还是收入分配问题,在一次分配当中,政府、企业、居民三大部门中,政府和企业拿走的太多了,居民拿走的就少了,我们的税制需要改革。

(陆家嘴杂志)

延伸阅读
13.7K